“这憨子!”方宁嗤笑一声,“两位族长不会像阿利这憨子一样想吧?”

“咱们只要联合起来不松口,让她先出了买地钱,才让她修铁路。连买地钱都不出,就想白占我们地土?”

“世上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事儿?”

“你们说,是不是?”

另外两人,像是墙头上的草。

一会儿觉得络腮胡说的对,一会儿又觉得方宁说的对。

“对对……不能看她漂亮就便宜了她。”两人相视一眼,点了点头。

这会儿络腮胡已经追上了秦语的马车。

“你真能安排我族的青壮年去干活儿?一天给三、五百钱?”络腮胡气喘吁吁的问。

“我们可以签订契约,把彼此的条件都在契约上写清楚。如果我没有按照约定付钱,你可以拿着契约去武王那里告我。”秦语说。

络腮胡点点头,“这样……也成!那签吧!”

秦语笑了,“阿利族长,正好我们接下来就要修筑到您部族的地域了。您现在就可以去召集族中青壮年。明日就可以领工服,开始干活儿。明儿晚上就能结算工钱。”

络腮胡点点头,“可以,这样可以。”

“到时候,您就是担保人,也是提供劳工的劳务公司……”

“什么司?”

“劳务司。”秦语把公司的公字去掉了。

若羌这里,有许多职能部门,就叫“某某司”,这么说,若羌人也便于接受。

“到时候,您提供劳工。我们这边结算工钱,直接给您,也省得我们再去对接个人。”

“我们就算是公对公了。”

络腮胡似懂非懂,他抓抓脑袋,“就是说,我派人给你干活儿,咱俩签订契约,你把他们干活儿的钱,结算给我。每天结算,我再结算给他们?”

“对,”秦语笑起来,这不是外包了嘛,“我跟你是日结,至于你跟他们是日结还是几日一结,那就是你们之间的事儿了。”

络腮胡眼睛一亮,“那你如果给我一个人一天五百钱,我给他们四百五十钱,余下五十钱,算是我在其中的抽成……”

“那当然是你的自由。我只要劳工身体健康,干活儿卖力,活儿做的漂亮。其他,我可不管。”

“你哪怕让自己儿子来干活儿,钱不给儿子呢,只要把我分配的活儿做的好,照样没问题。”

秦语说道。

米迦诧异地看她一眼,又低下头去。

此时的秦语,让他觉得有点儿陌生。

一直以来,他都觉得秦语很温柔,很善良,很……侠义。

但此时的她,让米迦觉得有点儿……冷漠和市侩。

“好好好,你准备契约吧,我去准备人手。”络腮胡很高兴地搓着手走了。

米迦抬眸,目光灼灼盯着秦语。

“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

“你为什么说,让他的儿子来干活儿,却不给儿子钱,到要把钱给他呢?”米迦似乎有些生气。

他问秦语话时,拳头都捏紧了。

秦语忽然想起……他可不是有个渣爹吗?

他爹在王都吃香的喝辣的,倒把他一脚踢得远远的,吃土喝风沙。

“我就是举个例子,他又不会真的把他儿子送来干活儿,却不给儿子钱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不会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